Hello,我是Vein。

如果没有迪奥,会不会有今天的圣罗兰?

△伊夫·圣罗兰站在伦敦Dior门店前

不能藏匿的灵感火焰

1950年巴黎,午后阳光缓缓,街边酒吧坐着三五闲聊的人们。一位优雅女士正翻阅最新一期Vogue杂志,封面女郎穿着Dior刚刚发布的新款时装。女士早已对克里斯汀·迪奥这个名字出现在封面习以为常,这个设计师近年风头正盛,完美勾勒巴黎优雅的“New Look”成为时尚圈人人追捧的设计潮流。

△Suzy Parker穿着Dior套装登上Vogue封面

△Vogue杂志中的Dior服饰

△裙长不再曳地,迪奥重新定义了女性的优雅

此时远在法属阿尔及利亚,一个名为奥兰的城市中,十四岁的伊夫·圣罗兰也打开了这本杂志。似乎是找到了中意的款式,他竟开始动手沿着模特轮廓细心将其剪下。接着,伊夫开始画些什么。仔细一看,他正为纸片模特们创作各式各样的服装:礼服、长裤、连衣裙……

△纸偶Bettina与伊夫为她设计的服装

伊夫的母亲给他送来甜点,半真半假地抱怨道:“你三岁的时候,就会因为我裙子不好看大哭。”伊夫腼腆地笑着,继续手中的动作。家中的女性成员几乎都收到过他做的裙子,做工还有些粗糙,但如果讲到设计,她们会骄傲地说,说不定可以比得上迪奥先生的作品呢。

△制作纸偶的伊夫

纷飞的灵感降落成无数纸偶,填满伊夫的房间。伊夫没有全然相信姐妹们的夸奖,但也隐隐期待着,或许有一天,他的名字也可以与大师们一般,出现在时尚杂志的封面。

1953年,巴黎国际羊毛秘书处宣布举办设计大赛,评委正是如今时装设计界的两位大师,迪奥与纪梵希。年轻的伊夫迫不及待将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送往参赛,而他的才华第一次得到了家人之外的肯定:他获得了裙装设计组第三名。

△伊夫与获奖作品手稿

伊夫激动地踏上前往巴黎领奖的火车。而就在他拿到奖杯、踌躇满志,恨不得立即踏进时装行业的这天,父亲带他去见了一个人——巴黎Vogue杂志的主编米歇尔。

△颇具才华的伊夫带上了平日的手稿

△伊夫以纪梵希等大牌为灵感进行设计的草图

米歇尔见过太多这样对时装设计抱有热忱的年轻人,但又有多少人能一骑绝尘,不被潮流甩向尘土中?他看向伊夫难掩兴奋的目光,淡然却认真道:“你至少需要先完成你的高中学业。”彼时还心有不平的伊夫,后来不得不承认,是米歇尔的告诫让他走得更久、更远。

与巴黎相遇

一年后,完成学业的伊夫再次踏上这片他梦想的土地。巴黎还是老样子,时尚气息如金粉铺在街头巷尾,仿佛仅仅是行走便能带出流光溢彩之感。Pereire大街209号的一个小小房间,是伊夫在巴黎暂时的居所。这次他会在巴黎停留,于巴黎服装工会学院继续攻读设计。

△伊夫定居巴黎,依旧坚持设计

每日清晨,伊夫背着硕大的材料包一步步走向离梦想殿堂更近的地方。他常常会特意绕道来到芳登广场,看那些鼎鼎大名的时尚品牌在这里迎来送往一波波名流贵客。或许有一天,这里会有一家新店开张,上面写着:伊夫·圣罗兰-芳登广场店,他偷偷想。

△彼时在芳登广场,

随处可见贵夫人们穿着迪奥的New Look套装

或许某一天,

伊夫的设计也会成为流行趋势

两公里外的蒙田大道同样也是潮流聚集地,迪奥正坐在他的工作室中,审核着设计大赛参赛选手的作品。在6000余份匿名作品中挑出优胜者并不是易事,但他依然发现了一些甚至能令他激动不已的设计。在揭开名字时,他惊愕地发现,裙装组被评定为第一、三名的设计属于同一位设计师,且正是去年的第三名得主:伊夫·圣罗兰。

△左三为伊夫,右边两位模特穿着他设计的服装;左一为后来鼎鼎大名的老佛爷

此时两度得奖的伊夫方才18岁,一个青黄不接的年纪,脸上依然带着腼腆的笑意。他看向评委席,他知道,自己与大师们的距离将越来越近。

△夺得魁首的黑纱酒会裙

在纪梵希工作室中制作

加入Dior吧

伊夫在巴黎的学习生活极为忙碌,但从未中断与Vogue主编米歇尔的信件交流。1955年夏天,伊夫再次与米歇尔碰面。这一次,伊夫带来了五十多幅设计手稿。米歇尔仔细翻阅,面上的表情越来越谨慎,他终于可以确定,面前的年轻人不是个空有一腔热情的愣头青,他同时还具有天赋与坚持这两样最重要的品格。

△以迪奥A字型线条为灵感的礼服裙

米歇尔发现,伊夫的手稿中有许多灵感细节与迪奥惊人地合拍,爱才之心让他立即收集这些手稿发给迪奥。于是伊夫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:迪奥早已对这个年轻设计师印象深刻,决定当面与他聊一聊。

△工作室中的迪奥

△二人于蒙田大街30号会面,Dior工作室

一个小时后,对谈话十分满意的迪奥邀请道:“你愿意来Dior做我的助手吗?”伊夫心中有个小锤重重敲下,他知道,时尚圈的大门正在向他打开。

△迪奥大师的邀请

意味着伊夫正式踏入了时装设计领域

与大师共事的岁月

伊夫开始了梦寐以求的、与迪奥共同工作的日子。每日,伊夫一大早便来到工作室,接下来的一天跟在迪奥身边学习。他们通常各做各的,很少说话。每当伊夫有一个新的点子,他会立刻画下来,再向迪奥展示草图。

△工作室中伊夫正画着草图

△工作中的迪奥通常是沉默而专注的

近距离接触这位大师,伊夫才发现,迪奥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。他偶尔也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并亲自指导他设计中的不足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迪奥是个具有无穷想象力的人,同时才华无限、自信满满。

△迪奥与伊夫

迪奥放手让伊夫做的事越来越多,他开始参与店铺的装饰工作,接着加入到高定服装的制作中,原本羞涩内向的伊夫开始酝酿出游刃有余、独当一面的气场。

△认真工作的伊夫

伊夫·圣罗兰还年轻,但已经展现出极佳的才华。在我上一个设计系列中,180个设计款式里,他至少是34个设计的作者。我觉得是时候将它们发表到报刊中了。

—— 克里斯汀·迪奥

就在这静谧的氛围中,灵感与灵感相互碰撞,伊夫在Dior的第一件作品诞生了。

△绘制草图

黑色露肩黑裙,勾勒出女性肩颈线条;白色绸缎点缀,又是另一种优雅的美。

△伊夫在稍显单调的黑裙上,以白绸点缀

△摄影师Richard Avedon的照片

让这条裙子成为永恒经典

“他教给我的是最本质的东西,”后来伊夫这样提到在迪奥身边工作的岁月:“这颗种子让我可以表现自己、充盈自己、充满干劲,最后帮助我创造出了自己的世界。”

巴黎失去了迪奥,迎来了圣罗兰

两年时光倏然而逝,伊夫在迪奥身边触摸着时尚这团光芒的边缘,如今的他,满腹才华、充满自信,只等待着厚积薄发的一天。

△伊夫在迪奥初期的设计手稿

然而一切故事都有一个盛大且让人猝不及防的转折,而在伊夫的人生故事中,它发生在1957年10月24日——时装设计领域当之无愧的大师、Dior品牌创始人克里斯汀·迪奥,因心脏隐疾去世。而作为迪奥属意的接班人,刚踏入Dior两年的伊夫临危受命,继任成为首席设计师。

△迪奥葬礼,众多名流前来吊唁

巧合的是,伊夫与他未来的爱人皮尔·博格

都出现在这张照片中

伊夫从未想过亦师亦友的迪奥会倏然离开。他被命运的大手推至台前,他手忙脚乱,甚至可以称得上惊慌失措,但他必须要在浪尖稳稳站着,让大潮带他去更高的地方,触摸他梦想的长袍。这一年,伊夫21岁。

△迪奥葬礼上站在角落的伊夫,

被深切的悲伤与孤独萦绕着

△或许是迪奥生前两人最后一张合影,

伊夫未察觉迪奥经过,

二人擦肩,还未来得及说声“再见”

此时整个巴黎还沉浸在迪奥逝世带来的伤痛中,伊夫却面临着准备Dior新一季春夏系列的重责。这是他接手Dior后的第一场时装亮相,他不敢辜负迪奥的信任与心血,但留给他的,只有几个月时间。

△21岁的伊夫,

尚来不及将悲伤沉淀便肩负重任

△迪奥去世后,媒体们采访新任首席设计师

他还这么年轻,能够担得起这样的重责吗?

人们的质疑淹没了伊夫

伊夫连夜飞回奥兰的家中,似乎这个熟悉的角落能带给他安全感与无限灵感。他坐在房中不停歇地画着草图,迪奥信任的目光、外界的议论纷纷在他脑中交错闪现。压力反倒让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迸发出强烈的激情,他的笔尖下,一个新颖世界渐渐成型。仅仅14天,伊夫绘制了600余幅草图。

△顶着压力绘制草图

△属于伊夫的幻想世界正在成型

十二月初,伊夫返回巴黎。在他的第一个手提箱中装满了手稿,也装着他的忐忑与期许。很快,他将迎来最钟爱的事业对他的检验。

他是掌握Dior方向的人

1958年1月30日,早上十点,伊夫准时来到会场。这里即将举办他接手Dior后的第一场时装发布会,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想看这位年轻人的成果,而伊夫自己此时的焦灼与期待已快溢出喉咙。

△进行最后的准备

终于,发布会开始。模特走上舞台,闪光灯未曾停歇,一切正按伊夫想象的发生着。

△发布会上走秀的模特

△伊夫勾勒出了

Dior希望给巴黎女性带来的优雅

△伊夫设计Dior1958春夏系列“Trapezé Line”

在迪奥定下的简洁、干练的基调上

增添了蝴蝶结、玫瑰等女性化元素

柔和、轻盈、雅致

△身着新款连衣裙“Bonne Conduite”的模特

一个小时后,巨大的喝彩声在会场响起。不出几个小时,新刊报纸会在街头巷尾传阅,记者们将极尽其能赞美这个“时尚圈小王子”极为惊人的第一步,甚至有钦慕着伊夫的女孩们喜极而泣。

△伊夫与模特们

△发布会后,伊夫在Dior工作室的阳台上,

无数镜头对准这个刚刚获得巨大成功的年轻人

△穿着伊夫设计新款时装“Refrain”的模特

登上杂志

此时的伊夫,却只是握紧拳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他知道,他打了一场胜仗,但在不久的将来,还会有大大小小的战役等待着他。他不再只是伊夫·圣罗兰,他还握着Dior的方向舵,带它航行在浪潮最前端。

△伊夫似乎永远是羞涩的,

但他心中已经立下了对自己、对Dior的誓言

伊夫又在心底悄悄问那个已经离开的人,这是我献给Dior的第一份作品,你看到了吗?你会满意吗?

△迪奥的照片还挂在墙上

工作室中如往常一般安静

却只留下伊夫一人

迪奥的优雅?圣罗兰的优雅?

其后三年,伊夫为Dior设计了六个时装系列,无不让Dior成为每个季度人人追捧的时尚风向标。

△伊夫设计手稿:

左图为1959年春夏“美丽的心”套装

右图为1959年秋冬“城堡生活”晚礼服

△1958年秋冬礼服裙

女人的可爱、优雅与性感

可以在同一条裙子上体现

△1959年秋冬裤装,时尚干练

△Kouka Denis身穿伊夫设计礼服裙

△穿着伊夫设计的Dorothy

△1959年设计“特里亚农宫之夜”

然而,伊夫在摸索与前进中渐渐展现出了更多属于少年的锐气。他想为女性设计一款独特的服饰,逃离50年代资产阶级所谓的“优雅”。

△伊夫设计1959年秋冬短款晚礼服“Armide”

精致、闪耀,也俏皮活泼

△奥黛丽·赫本身着“Armide”拍摄大片

△奥黛丽·赫本身着伊夫设计的Dior服饰

拍摄时尚芭莎大片

服装不再完全体现女性“优雅”的概念

一些反叛的元素正在成型

△在伊夫后来的系列中,

已经可以看出大胆的用色

△伊夫独出心裁,在华丽的礼服裙下,

藏着一条干练、舒适的裤装

1960年,Dior新一季秋冬系列发布。这个被伊夫命名为“灵活,轻盈,生活”的高定系列,一改Dior的传统优雅,反而充斥着大量黑暗元素,大胆前卫的风格暴露了伊夫的野心。

△“芝加哥”,黑色鳄鱼皮外套,

点缀以黑色水貂皮,狂野不羁

△伊夫从街头服饰中寻找灵感,

而此时,他的灵感或许正来自“垮掉的一代”

△依然很美,

却有种不惧他人目光的叛逆

伊夫的设计第一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攻讦与反对,Dior的保守支持者们不能接受设计中的叛逆与幻想,他们认为伊夫不再能代表Dior的独特风格。不再优雅的Dior,还能称为Dior吗?

△左为深紫色塔夫绸短款晚礼服,独特的冶艳

右图短款晚礼服采用浅粉色丝绸,

以丝线、亮片加以点缀

△1960秋冬高定短款晚礼服

伊夫或许也没有想到,

这是他为Dior设计的最后一个系列

伊夫也在不断问自己,Dior需要什么?如果迪奥还在,我做的是他想看到的吗?但他最终坚定:他要做的从不是迎合潮流,他只做自己心中的优雅。而这,才是伊夫·圣罗兰走到今天的原因。

△试图坚持本心的伊夫,

或许不再适合掌握Dior的方向

1960年的阿尔及利亚战争,伊夫被征入伍。他在军营中因遭受虐待而患上精神疾病,被送往医院。在灰暗的日子中,他被Dior辞退的消息突然传来,曾经意气风发的伊夫陡然消沉,鲜花掌声都凋零为午夜梦回的破碎片段。

△不再是Dior的伊夫,

他只是伊夫·圣罗兰

庆幸的是,他还有一束光,也是他此后一生的爱人,皮尔·博格。伊夫被这束光引领着、支撑着,走向下一个充满奇遇的未来。

△伊夫与皮尔·博格

1961年,塞纳河左岸多了一家名为“Saint Laurent Paris(圣罗兰·巴黎)”的成品服饰店,这个品牌在不久后成为潮流的引领者,它的主人也迎来了光辉十年。

△伊夫站在自己的门店前

而这,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

小编 | Vein

收集资料整理报道

不可错过的精彩好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