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务范出品,转载请注明

前段时间,佳士得拍卖行在巴黎举办了一场时装拍卖会。从筹备期开始,这场拍卖会就备受关注,因为拍卖的是法国传奇女演员凯瑟琳·德纳芙的私人珍藏,它们全部出自已故时装大师伊夫·圣·罗兰先生之手。

德纳芙和圣罗兰相互成就的友谊在时尚圈堪称一段佳话,堪比赫本和纪梵希。俩人从1965年相识起,之前只穿香奈儿的德纳芙从此就成了圣罗兰的灵感缪斯,圣罗兰的每一季时装秀,德纳芙都会亲临,这段友谊一直维持至2008年圣罗兰去世。

据今年75岁的德纳芙所说,自己衣服实在太多了,她在巴黎的寓所几乎已经装不下了,所以才将当年圣罗兰为自己制作的时装拿出来拍卖,虽然她没有亲临现场,但仍希望“新主人”能喜欢它们。

这其中包括了很多德纳芙在重要场合所穿的经典YSL礼服。比如这件2000年她出席奥斯卡红毯的烫金礼服,拍出了33700欧元(约合人民币26万元)的天价,是之前估价的11倍。

1969年她第一次与希区柯克会面时,所穿的这件串珠小礼服,最终成交价格为42500欧元(约合人民币33万元)

1982年她身穿的这身经典黑色套装,最终成交价也在20000欧元(约合人民币15万元)。

而她在1993年参加金球奖时穿的这件红、紫拼色套装,原先估价只有900英镑起,最终成交价格也翻了好几倍。

整个拍卖会共持续了5个多小时,据说竞拍相当激烈,价格通常会在出价后几秒钟之内瞬间飙升,大部分服装都超出估价好几倍。最终,现场的130件时装和礼服,共拍出了90万欧元(约合人民币691万)。

大概因为全部都是只此一件的“孤品”,才使得全世界的德纳芙和圣罗兰迷们为之疯狂,其中不乏很多平均年龄在70岁以上的时髦老奶奶,全都是为了收藏一件德纳芙原版的YSL时装。

那么说到YSL的时装,究竟有何魔力,能让人拍出天价也要拥有它呢?

----------我是分割线----------

如今提起YSL这个法国老牌时装屋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大概不会是它的时装,而是它的口红。

2016年圣诞期间,这款“星辰”限量版唇膏更是为朋友圈贡献了“现象级”刷屏话题,热度堪比前段时间的戴森卷发棒。

虽然伴随着“过度营销”的批评声,但YSL星辰唇膏的关注度高居不下,各种表情包应运而生,妹子们也纷纷拿它考验“真爱”,这其中还伴随着消费观念的深层次讨论。

其实,在广为人知的美妆系列之前,YSL曾经是优雅、先锋、前卫、革新女装的代名词,从60年代红到90年代,而圣罗兰先生才华横溢又传奇的一生,也不免令人感叹和怀念。

天才少年,童年生活富足优渥

圣罗兰先生1936年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海港城市奥兰,他的父亲虽然只是一名保险公司的经理,但家族却经营着一家电影院,因此他和两个姐姐从小就在优渥的家庭环境中长大,接触到的,也都是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,家里还有仆人服侍,富二代身份妥妥的。

圣罗兰将自己的出生地形容为“由全球各地商人组成,阳光充裕,五彩缤纷的平静之城”。在这里,从小腼腆内敛的他就显露出了艺术细胞,他喜欢文学、戏剧和绘画,儿时的枕边读物,也都是《包法利夫人》、《梅林记》这一类根据名著改编的儿童绘本,成功超越了99%的人的童年。

儿时他最喜欢做的,就是偷偷翻看妈妈的时尚杂志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开始在脑海中勾勒自己的高级时装屋雏形,甚至还会从妈妈的杂志中剪下一些纸片小人,为她们设计衣服,搭建舞台,演着自己“编排”的戏剧,向“全能型人才”发展。

后来,他甚至可以为自己喜欢的文学人物“创作”服装了,比如大仲马笔下的“玛戈皇后”,以及戏剧《Sodom and Gomorrah》的主角L’ange blanc。虽然只有手绘图纸,却展现了极高的绘画和时装设计天赋,说某个设计大师的手绘图也有人信。

出名要趁早,在圣罗兰17岁时,“老天赏饭吃”的他就在一年一度的法国De La Laine时装大赛中胜出,当时的评委是皮埃尔·巴尔曼、迪奥先生这样的时装大师,但圣罗兰凭借自己设计的晚装赢得比赛,堪比“神童”~

当时和他一起参加比赛并且胜出的,还有一个大家的“老熟人”——“老佛爷”卡尔·拉格菲(左1,是不是不敢相认?),老佛爷当年和圣罗兰的才华不相上下,他获得的是外套组第一名,而圣罗兰则凭借晚装在小组胜出。

被迪奥相中,21岁成为时尚总监

年少成名之后,圣罗兰就像乘着火箭一样,事业节节攀升,开始在时尚圈大展宏图。

他先是在父亲的关系下,认识了《Vogue》巴黎版当时的总编辑Michel de Brunhoff,他经常鼓励圣罗兰:年轻人要多读书,有梦想~

Michel de Brunhoff

1955年,当圣罗兰把自己的时装素描作品寄给Michel de Brunhoff看,对方立刻向迪奥先生引荐了圣罗兰,迪奥先生也马上聘请了他做自己的助理。从此,圣罗兰正式搬到了巴黎,进入到了时装屋Dior工作。

多年后圣罗兰在回忆曾在Dior工作的经历时,感谢了迪奥先生,他说,正是迪奥带他初次领略到高级定制的美。

同年,刚刚进入Dior工作没多久的圣罗兰,就设计出了自己的第一件作品——一件腰间系带的黑色紧身长裙。这件衣服后来经摄影师Richard Avedon的妙手一拍,成为《Harper's Bazaar》杂志里的一组经典照片。

2017年,这幅名为《Dovima with Elephants》的摄影作品,以高达87500英镑(约合人民币78万元)的价格被英国富艺斯拍卖行拍出。

而圣罗兰在Dior的事业巅峰期,是在他进入品牌2年之后。那年迪奥先生突然因病去世,这位伯乐走之前,曾有意愿让圣罗兰成为继任者,于是他就“临危受命”,成为了品牌的掌舵人。才21岁的他,管理起了这个当时出口全法国50%高级时装的品牌,正式开启了圣罗兰时代的Dior。

迪奥先生葬礼上

自己掌舵期间,圣罗兰开始飞速展露个人才华。从第一个系列Trapèze,到最后一个系列Le Beat look,从流苏裙、珠片装,到天鹅绒外衣,他从Dior经典的New Look风格中脱离出来,简化了所有服装,摒弃腰线,用A字廓形、茧型轮廓,线条变得流畅舒适,同时极具前瞻性,令人耳目一新。

圣罗兰甚至还跑到街头去寻找设计灵感,并且成为首个将皮革夹克运用在高级定制时装上的人。

不过,对于这种“革新”的做法,并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买单。1959年,当圣罗兰发布了自己在Dior时期的最后一个系列时,从媒体到Dior的忠实顾客,无不对他的作品表示不买单,一时之间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……

好在很快,圣罗兰认识了Pierre Bergé——他一生的伴侣及合伙人,在后者的投资下,圣罗兰自立门户的契机来了,他和Pierre一个做设计,一个做市场,让同名品牌YSL初见雏形,这个传奇品牌也由此正式拉开帷幕……

创立YSL,设计经典单品无数

凭借着自己在Dior期间积攒的人气,在成立同名品牌后,圣罗兰在1962年1月为自己的品牌举办了第一场秀。一夜之间,圣罗兰成为了备受关注的“时尚小王子”。

这场秀堪比一场巴黎上流社交盛宴,巴黎伯爵夫人、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都在受邀嘉宾行列。

虽然在Dior时期学会了严谨制衣,但圣罗兰却成为彻底解放女性形体,甚至让廓形走上潮流先锋的设计师。在看过他的时装秀后,《女装日报》(Women's Wear Daily)将他誉为“时尚界的第三股力量”。而《ELLE》更是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

本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年轻人的作品,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位当代大师。

圣罗兰和Pierre Bergé联手将圣罗兰打造成了最炙手可热的品牌,一时风头无两,哪怕是现在看来,圣罗兰当年的设计风格也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。他一边诠释着最高级的法式浪漫,一边对传统进行改革,运用新鲜的元素,更鼓励女性大胆做自己,他的风格深受追捧……

1978年、1990年的YSL时装秀

在当时,他更是缔造了数不清的经典单品,开创了无数供后来人源源不断翻新和运用的素材。

蒙德里安裙

看到这样运用三原色所组成的色块,相信你一定不会陌生、在建筑、家居等众多领域中 ,这都是一个标志性的元素。这就是蒙德里安色块。

蒙德里安色块是荷兰画家Piet Cornelies Mondrian的著名作品,之前说过,圣罗兰从小就对艺术非常热爱,他也经常喜欢收集各种艺术作品。1965年,他致敬了蒙德里安的这幅著名画作,打造了一条印有蒙德里安色块的One-Piece连衣裙。

这条裙子一经推出就获得盛赞,向来对他宠爱有加的《女装日报》,直接将圣罗兰称为“巴黎之王”。直到今天,这条代表了60年代廓形的裙子,也在被不断“复制”和重塑着,成为圣罗兰时装的标志。

摩纳哥王妃格蕾丝·凯莉曾在1966年穿过

你大概会注意到,每个模特都穿了Roger Vivier的方扣鞋来配这条蒙德里安裙。其实,RV这双黑色漆皮加金属方扣装饰的经典鞋履,也是出自圣罗兰先生之手。

凯瑟琳·德纳芙在著名电影《白日美人》里,穿着的就都是由圣罗兰先生设计的衣服和RV方扣鞋。连她本人都说,这个角色的成功,全要归功于圣罗兰设计的造型~

在开头提到的凯瑟琳德纳芙+YSL时装拍卖会上,有一个专门区域展示了德纳芙的YSL西装,而这些西装就是圣罗兰著名的吸烟装 (Le Smoking)。

在时尚界,吸烟装的地位等同于小黑裙,代表着一种永不过时的经典时尚单品。那句著名的“时尚易逝,风格永存”,就是出自圣罗兰之口。

吸烟装的经典程度不必多说,很多YSL的继任设计师,都会隔三差五拿出来重塑这套经典。

不过,吸烟装在1966年刚刚推出期间,并没有受到广泛认可,销量也惨不忍睹。因为灵感来自于女士吸烟,它还被《纽约时报》的作者diss为“粗糙、过时,毫不实用”的系列。

圣罗兰为凯瑟琳·德纳芙试吸烟装

但是不久之后,当时的年轻女性客户纷纷开始接受吸烟装,传统认为的女士在正式场合只能穿裙子的“不成文规定”,被吸烟装一夜之间打破,甚至在60年代末,引发了一场新一代的女性时尚革命。果然,拥抱年轻一代才是王道~

吸烟装由燕尾服改造而成,在圣罗兰眼里,他创造的是一种在男人和女人身上穿起来同样时髦的单品,如今看来,它可以看做是70年代风靡一时的阔腿裤、喇叭裤的原始雏形。

吸烟装的忠实拥趸非米克·贾格尔的前妻Bianca Jagger莫属,她和贾格尔在婚礼上就双双穿了YSL的吸烟套装,这是她的经典造型之一~

平日里,这位公认的时尚Icon也大部分时间会选择以吸烟装Look示人。

狩猎夹克

在吸烟装之后,圣罗兰于1967年乘胜追击,又推出了经典的狩猎夹克。其实,狩猎夹克原本只是他为《Vogue》的拍摄所制做的一次性设计,没想到却因此一炮而红,颇受欢迎。

狩猎夹克的灵感来自于非洲,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来自在非洲的西方人所穿的制服,标志是胸前和下摆的两对大口袋。由于长度刚好盖住臀部,还可以当做迷你裙来穿,配上过膝长靴,系上腰带,真是时髦到不行。

圣罗兰先生当时自己就经常穿着狩猎夹克,和模特一起当“代言人”,看到他们,谁会不想为这样时髦的设计买单呢?

而狩猎夹克所带来的影响力除它的外观,更让圣罗兰先生定义了自己“男装女穿”的风格,他的反叛和不按常理出牌,也逐渐成为了一种品牌标识,彻底改变了当时的女性时尚。

除以上几件著名单品之外,我们如今司空见惯的诸多单品,也都是由圣罗兰开启的先河。

比如1966年的透视系列,就是透视装的原型。为了响应60年代性解放运动,模特身穿的裙子仅用了薄纱和羽毛下摆制成,而大胆裸露身体的举动,在圣罗兰看来,完全是为了展示女性美。

同年,一系列人形剪影的裙子,也在YSL的服装中得以展现。该系列受到了美国波普运动的启发,用简单的线条和简笔勾勒出图案,来体现出轮廓美。

而如今流行的连身衣,早在60年代末也是由圣罗兰率先尝试的。这种设计原本是用于飞行员服当中,但为了展现女性修长的廓形,圣罗兰又对男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,效果也依然先锋、前卫。

衣品超高,情感成迷

在许多人心中,圣罗兰先生本人就是这个品牌的最佳门面,他的风格经典中带有几分前卫,优雅中不乏可供赏玩的细节,拥有贯穿始终的法式浪漫风格。

儿时的他,就展示出与其他同龄孩子与众不同的风格,小圆领衬衫与系带鞋搭配,从小就有镜头感。

面颊精瘦,身材修长的圣罗兰,年轻时就很懂得打扮自己,你很少见到他穿着随性的服装出镜,相反,三件套西装和黑框眼镜才是他的标配。

他对西装的执着持续一生,从白色、卡其色的休闲西装,到Black Tie的燕尾服,让他能在每个场合都显得精神抖擞。

而不管是天鹅绒、漆皮,还是麂皮材质,在穿衣上,他绝不会墨守成规,每个人都想翻一翻他的衣橱,

在时尚圈,圣罗兰先生一直都是男性穿衣Icon,更是身材能媲美男模的衣架子,这样的风衣配围巾造型,其他人穿起来,气质上首先会逊色几分。

如此才华横溢,颜值能打的设计师,一路走来看似顺风顺水,光鲜亮丽,其实,从小性格内向、敏感的圣罗兰先生,一度却有过自杀倾向……

这些全是因为当1960年阿尔及利亚战争的爆发,年轻的圣罗兰先生应征入伍,当时适应不了军队生活的他,一度精神崩溃,后来通过治疗虽然好转,但从此便和药物、酒精、香烟形影不离。

而关于他的感情世界,也一直都带着神秘色彩。

他是同性恋,却和一位神秘女子结过婚。他和“老佛爷”卡尔·拉格斐持续了大半辈子的恩怨情仇,除了在业界一争高下之外,更曾因为这位名叫Jacques de Bascher的男人,展开过一段三角恋……

不过,从创立事业到晚年一直陪伴在圣罗兰身边的,依旧是Pierre Bergé

2002年,在巴黎蓬皮杜举办了40周年告别秀之后,圣罗兰宣布封山。从此,他的晚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摩洛哥的马约尔花园度过。

直至2008年,圣罗兰先生在巴黎的家中去世,享年71岁。他的葬礼连当时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妻子卡拉布吕尼也有出席……

----------我是结尾的分割线----------

在时尚界,圣罗兰先生经常被誉为“大师”、“先锋”,以及“定义了法国时装的人”,他是真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时尚先锋,不仅仅是因为他为后人贡献出无数经典作品,更在于他的将艺术融入时装,打破传统的革新精神,都是他遗留下来的一笔宝贵财富。

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别忘了点击文末右下角的“好看”哦~~

喜欢就点个好看吧